您所在的位置:美丽网 > 社会 > 夜光杯 粮店轶事

夜光杯 粮店轶事

来源:美丽网 日期:2019-11-08 20:38:04 人气:4893

据我所知,长宁路476巷入口处有一家粮店。从记忆时代到20世纪90年代,我的家人在这里买了大米。

那时,所有东西都必须有证书才能购买。每个家庭都有粮食购买证。大米在指定地点供应。食品购买证书被母亲视为珍宝。它被锁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有户口簿、粮票、油票、糖票、布票等。食品管理办公室的人每季度都会到巷子里分发这个季节的食品券。巷队队长将连夜通知他,带着户口簿和户主的印章,并在巷入口处的小桌子上分发。据说将发行粮票,但几乎所有生活必需品的票都将在那一天发行。任何家庭都不能为邻居收到邮票和户口簿。

在我长大之前,我和哥哥去粮店买大米。我哥哥把米袋子举在我面前,我拿着一袋面粉跟在他后面。后来,当我十几岁的时候,我自己去了一家粮店买大米。

粮店的小营业厅配有两个大铁漏斗,漏斗口还配有铁盖。大米出口的底部是一个木制托盘,从没有紧密包装的米袋中漏出的大米可以装在托盘中。堆放在角落天花板上的袋子里装满了抛光的圆粒大米和籼米,以及装在白色布袋里的丰富而结实的面粉和精制白面粉。销售人员都穿着白色工作服,戴着白色帽子。柜台上还有两个小木箱,里面装着当天出售的抛光糙米和长粒大米样品。我一点也不理解他们。我会买妈妈要我买的任何东西。

我交了食品购买证、银行券和食品券,并告诉售货员买什么大米。销售人员熟练地翻到某一页,用圆珠笔记录下购买的品种和重量,拿起算盘,在“刮”了一下后,收集了粮票。然后启动铁漏斗上的按钮,大米就落入漏斗中称重。从漏斗中溢出的大米有时不太准确。销售人员会用一个小铝勺增减重量,直到重量准确为止。这时,他会喊:“米袋子准备好了吗?”“好的,”我打开袋子,把米袋放在大米出口处,回答道。在最后一刻,米饭倒了出来。因为害怕米饭漏出来,我把包紧紧地握在手中。米饭吃完后,店员用大手拍了拍锡漏斗,偶尔还会掉一把米饭。粮店提供捆包用的麻绳。我妈妈太矮了,不能系它们。她总是在我的裤兜里放一根长布绳。房子里没有自行车,所以我不得不把它扛在肩上,带上一个重40到50公斤的包。对我来说举起它有点困难。看到这个,售货员跑出柜台,帮我把米饭举到肩膀上。粮店离家大约有700到800米远,我气喘吁吁地一路回家。我不敢在路上休息,因为害怕着陆后米袋再也不会碰到我的肩膀。有时右手握着米袋的嘴,左手拿着几公斤纸面条。雨天更苦,一只手拿着一把厚重的篷布伞,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大米袋,走在湿滑的蹦床路上,害怕得发抖。回到家,妈妈很快拿起米袋,拍拍我肩膀上的米屑。

我经常买两种米,一种叫粳稻,也叫米,每百斤16元40美分,更好的是17元10美分,味道糯软滑。另一种是长型大米,也称为“外国长型大米”,每百斤14元30美分。米饭很容易膨胀,但是味道不好。母亲经常把抛光的圆粒大米和吃起来不硬也不软的长粒大米混合在一起,很多巷子里的人都是这样做的。

当我买了一次大米时,我丢失了所有的粮食购买证、银行券和我在里面找到的粮票。我非常焦虑,在巷子里走了好几次,但都没找到。我不得不拎着一个空饭袋回家,说实话。我妈妈非常生气,骂了一顿后拒绝让我吃饭。在那些日子里,失去粮食购买许可证是非常麻烦的。每人每月5公斤精米的计划失败了,全家人不得不吃一个月精米。我母亲“没收”了我的零花钱作为惩罚,我愿意这样做。这个月,我尽量不吃肉菜,不管轮到谁洗碗,我老老实实地抢着洗碗。

当新米在粮店卖的时候,巷子里的人跑过来互相告诉对方,然后向前冲。只要我妈妈在家,她就会让我先跑去粮店排队。她拿着票和饭袋,匆匆赶到商店。当我一路跑着来到粮店时,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挤满了邻居,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当我肩上扛着一大包新大米回家时,我就像一个胜利的士兵。

如今,几乎所有的国有粮店都关门了,但它保留了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的记忆。(陈建兴)

巴黎人官网 江苏快3下注 江苏快3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投注